科普乐园
您现在的位置:森林舞会电玩城 > 科普乐园 > 详细

动物世界的政治游戏

时间:2019-06-08 10:28:46   编辑:comfort   点击数:

 

人类争斗并非为食物、空间或者资源,他们是为权力而斗,有了权力与地位,就能控制所要的一切。猴子也是如此。  大象 现代快报123日讯,芝加哥大学灵长动物学家达里奥·马埃斯特里皮耶里发现,他研究的恒河猴与人类面临的困境惊人相似:“复杂的社会关系是人类成功的根基,但同时也是麻烦之源。综观人类历史,人类面临最大的麻烦是其他人制造的。恒河猴也是如此,最大的麻烦是来自猴本身!”  “人类争斗并非为食物、空间或者资源,他们是为权力而斗,”马埃斯特里皮耶里感慨地说,“有了权力与地位,就能控制所要的一切。猴子也是如此。”

分布亚洲多国的恒河猴是群居动物,往往是三十余只恒河猴组成一个小社会。雌性恒河猴的社会地位往往是由她母亲的地位决定的,而雄性恒河猴的地位就得靠打斗、撕咬、行贿,最重要的是结盟来决定。  马埃斯特里皮耶里说:“能掐会打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的因素是它在群体中能获得多少的支撑度。”  雄性恒河猴争取猴群支撑率的最常用手段是拍马屁与见风使舵。拍马屁的具体手段包括:跟朋友坐得尽可能近一点;帮助目标对象梳理毛发;为其它猴提供帮助。不过,这种帮助是有条件的。马埃斯特里皮耶里说:“恒河猴绝对是把握机会的行家里手。它们装出乐于助猴的样子,但往往只对成年猴伸出援手,从来不会管未成年的猴子。它们往往只帮助那些地位比它们高的猴子,从来不正眼看地位低的猴子。帮助打架时从来只帮眼看就要得胜的那方。”  “一句话,它们从来只会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好处,”马埃斯特里皮耶里总结说。

狒狒入围靠“吃软饭”  非洲橄榄狒狒是靠另一种政治手腕赢得新的社会地位。  一只年轻的非洲橄榄狒狒长大后就得离开出生的群体,寻找一个能接纳它的新团体。它不靠打不靠斗,而是靠与新团体中的雌性狒狒联婚确立它新的社会地位。  美国密歇根州的生物学家芭芭拉·斯穆特斯说:“如果年轻的非洲橄榄狒狒成功地与新团体中的一只雌性狒狒建立起情谊,那么它就获得认识雌性狒狒的亲朋好友的机会,进而融入整个新团体中去。因此,在非洲橄榄狒狒中,跟雌性狒狒结盟远比跟同性狒狒结盟重要得多。”

大象再大也要听“太后”的  加利福尼亚大学大象专家乔治·威特迈尔说,象群是靠“女权政治”来维系的。一个象群往往有10只大象,领头的是年龄最老的母象。整个象群往往是集体行动,它们一起远足觅食,一起停下来掘地找水,一起寻找新的栖息地。  “它们经常就觅食、寻水源和是否安全展开激烈的争持,然后再由领头象拍板决定,”威特迈尔说,“如果意见分歧实在太大,那么象群就会分开一阵子,等情绪平息后再聚到一起重议。一旦领头的母象最终拍板作出决定,那么整个象群就会绝对遵从这一决定。”  年龄与资历在象群中起很大的作用。上年纪的母象哪怕不是象群中个头最大的,它也会得到充分的敬重,比如说可以挑最好的睡觉地方,获得最好的食物。当然,地位高意味着责任大,一旦与其它象群发生冲突,或者遇到其它威胁,它就得冲锋陷阵,有时候就意味着付出牺牲的代价。

 头狼太“独”会被赶下台  除此之外,其它动物也有类似的社会政治形态。比如说如果头狼太“独裁”的话,那么其手下会伺机一拥而上将其推翻。这说明狼群里也有相当的“民主”意识。海豚等动物也有类似的社会政治形态,这些社会政治形态使得动物形成一个个独特的群体。  动物学家们认为,动物费尽心机搞政治也是为了保证个体与种群的发展。有动物学家称,如果一匹狼没有搞政治的能力,那它注定是匹“弱狼”,而一个动物种群如果没有了动物政治,那么这个群体就面临灭绝的危险。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